千阳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『我想要找个窝,它会是我的城,应该是一座有记忆的城』
『好庆幸自己仍有颗软塌塌的心,它从未被这个硬邦邦的世界改变』
『致世上所有的夜晚 飄泊在無限淡淡的時光 我要去見想見的人』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Weibo:http://weibo.com/clqianyang
Douban:https://www.douban.com/people/clqianyang
Instagram ID:MatchaChiharu
Blog:http://matchachiharu.diandian.com

@ Miami

迈阿密风云(自带BGM往后余生)

@ Sydeney

一整年只拍了两卷不到,仓促的收尾。

洗出来却满满是时光的味道。

只是想要早点重回夏天,一头扎进南半球的怀抱。

@ New Orleans

许多夜晚重叠,物质中带点真爱。

@ Memphis

在Memphis去往New Orleans的Amtrak上,一句Hi把我惊醒,那时我正盯着一瓶苏打水发呆,这是一条美国为数不多的还在运行的铁路线,由北向南,沿着密西西比河,从田纳西州穿越至路易斯安娜州。列车是双层的,铁轨很老旧,并线的时候会摇晃很厉害。她安放好行李在我旁边坐下,说她叫Sara Burchfield,眼睛是浅蓝色偏褐色,我盯着她呆了那么几秒,想起一路上搭讪者的质量,突然遇到这个从西半球天空中掉下来的林妹妹,单核处理器又要死机了,她笑着拿出本子写了下来,单核处理器回过神来,接了笔写下萨拉告诉她这是你的中文名,她像小学生一样写了一遍,然后她让我也写我的中文名字,然后她又像小学生一样认认真真的写了一遍我的名字,这是我离开田纳西的一份礼物。列车穿过接连不断的树林和田地奔向美丽的路易斯安娜。

@ Mexico City

还记得从新奥尔良飞墨西哥城的那天早上,差点把房东的钥匙带上飞机,大概是前一晚逛波旁街用光了大脑内存,好在还有闪存,机智地留了房东的电话和姓名,登记在了机场的失物招领,然后悻悻地给房东发了简讯。在美洲大陆啊,时间会变得很长,因为信息量很大,中美又是怎样呢,南美会更精彩吧?上了飞机,清一色的西班牙语,旁边一位话痨,像看外星人一样对我满是好奇。墨西哥人真是热情啊,这在之后的旅程中也明显地感觉到。为了堵住他的嘴,我敬上了益达,他也摸遍全身,从西装的屁股口袋里摸出一块西瓜图案的糖果给我,whatever,含着他屁股温度的糖迷糊糊的睡着了,放心,醒来我没有在黑屋,而是墨西哥的云,惊奇的展现在眼前。

@ Mexico City

一个城市最魔幻的时候,应该是清晨空无一人的街道,朦朦的紫蓝色夹带着红色,配着还未熄灭的暖黄路灯的时候。骑着伟哥穿过少陵路口,双楠,伊藤。白色头盔的轨迹。不再事与愿违的将来。还能有几个这样的日子。

@ Mexico City

曾经在星巴克上班那么久天天走的那条路,竟然没发现。门店实在是太低调。坐了吧台斜对面一桌,一进门就听见右边一桌在说,你美国的行程定了吗?没有看到传说中的黑人服务生和美腻的墨西哥waiter,熙熙攘攘的歪果仁,目测该餐厅最有气氛是在晚上。因为之前在下沙的Mojito吃过法式达Fajitas和芝士薄饼,这次就直接点了最爱的墨西哥牛扒卷,加一份凯撒沙拉,分量很大,和朋友两个人吃很饱,墨西哥牛扒卷面皮是绿色的,里面有米饭,味道无敌地道啊,虽然我也还没去过墨西哥,最顶上一层淋了融化了的芝士,番茄酱,香菜点缀。整个就好有食欲。凯撒沙拉,芝士是削成片状的,金枪鱼酱是搅拌匀了的,生菜以浅色为主。路过厕所旁边一桌,点的是厨师沙拉,看起来好赞啊,下次点一份。这家店一周的每一天都有不同的菜品折扣优惠,晚上四点之后还有鸡尾酒买一送一。

“你知道吗?那家店重新装修过了,味道也没有以前好了。”

“喔。是吗。我也没有以前好了。”

@ Guanajuato

山不到千阳这里来,千阳就到山那儿去。

@ San Francisco

还剩最后一杯,我们分了喝吧。

@ New York City

木鱼花,海苔粉,香松,黄柠檬。

接个吻,开一枪。豹哥倒下。

这是个饱含了别人故事的城市。

深夜就想撸个串儿,干掉一罐冰可乐,然后融化在解放西路。

浓浓淡淡的晚安。

致敬 菲德尔·卡斯特罗。

随着互联网的汹涌大潮,对美帝的开放,原汁原味纯朴的古巴正在迅速的消失,就像我国改革开放那样,整个古巴正在经历巨大的变革。孩子们学会了伸手向游客要钱,街头巷尾也有了许多骗子和拉皮条的,往mojito里兑水也是普遍的事了。但我去到的哈瓦那,仍然是让我心动的模样,拼命记录这些美好,怕是今后,再也看不到了。

瓜城的山顶,在那儿站了一整个黄昏。

“喜欢八九十年代。人们每天都早睡早起,日子过得很慢,看了很多日出日落。一切都很新鲜,人们一惊一乍,不太愤怒。”

对于死过一次的人来说

很多从前所谓的必需

都变得可有可无

我盯着中央公园里的彼岸花这么想着

汉堡也不需要加芝士了

抹茶拿铁也不需要加奶油了

死后也不需要被种成一棵会开花的树了

只想在这个风淡云清的午后问你一句

嘿,我们一起散步可好?

背对老城在中美的酒馆

摄氏二十九

水分子穿越纤维

七月我重新回到荒凉

那时的老城总是每日一阵雷雨

躲雨的时候心里似乎格外清晰

我写好了书的结局,却不知道怎样开始。

她兴奋地抱着老爷车说你终于好起来了啊

笑的干净又热烈

像哈瓦那的太阳

在Malecon海滨大道一直走到天黑。

踩着陌生的月光,

听周董在时光机里唱着:

“我可以一路开心到底都不换气。”

只是在想着,

在哈瓦那的一天,

就又这么结束了。

I fcuking love it.

道理或许我们都懂,但我们也都执迷不悟。

我有一个很爱的姑娘。

要在食物最美好的时候吃掉它们。

我在秋天画了一场冬天的分镜,等待着春天时的逆袭。

最终都会以不同的方式过去的。

两年前我在MC里写的:致世上所有的夜晚 飄泊在無限淡淡的時光 我要去見想見的人。

这两年,想着诗与远方,见过了想见的人,去了不少想去的地方。

我在想,如果说阿靓是一个惊涛拍岸的传奇,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曲折故事。那阿瑞呢,就是江南的小桥流水,平淡安详软妹子萌萌哒。

在我的印象里,阿靓应该是我认识的人里最像三毛的,可是她后来豪放的剪了短发,我的联想也戛然而止。阿靓果然还是阿靓,不是三毛也不是七毛,传奇就是传奇。

阿瑞能说一口好听的粤语,我甚至一度觉得粤语是世界上最好听的语言,阿瑞带我去吃街的时候,我又一度觉得粤菜是世界上最好吃的菜系。阿瑞安稳地工作,爱家人,爱生活。她曾经问我,那么早就把世界看完了,以后要怎么办。呐,二十几岁的世界和三十几岁的世界是完全不一样的。一个人的世界和两个人的世界也是不一样的。我们是在变的。阿瑞呢,一定会变得更好。

刚看到瞳的博的时候,我以为是个大妈,可却是个大叔,虽然年龄猜对了,但是性别猜错了我还是觉得很不好意思。瞳像日本人,瞳像道长,瞳是大叔,瞳也长发飘飘,瞳是长发飘飘的大叔。瞳脾气好,会拍照,还烧的一手好菜,最爱他做的叉烧。瞳曾经周游过世界诸国,最酷去过南美,却因为形象大概太像恐怖分子被拒于米国门外。他戴着他最爱的小洋帽,经营着属于自己的客栈,在大理,风花雪月。

和镜头里的世界只有一面之缘,在成都的一家忘了名字的咖啡馆,只记得那儿有一只肥的一动都懒得动的灰猫。他很安静,话很少,高高瘦瘦的,感觉很舒服。那天找到他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,给他和他的女友拍了一张合影,用他们的理光数码相机。之后见过他很多纪实作品。对他的了解,大抵和他的ID一样,是通过他镜头里的世界而知晓的。

很高兴认识了你们这帮狐朋狗友。温情善良有性格。

2013年末第一次去武汉,那时小天还在为将来一筹莫展,我也刚迈开国内长途旅行的脚步。当时和他住在朋友的老式房子里,旧时代的味道。手机闪光灯做手电,摸索着上楼。小天做烤鸡翅。看他用LR修片。晚上吃炒河粉。在景深喝小天调的酒,接骨木加朗姆。早上吃热干面、小笼包。印象里的武汉旧旧的,尘土飞扬,带着临冬的氤氲和食物的腾腾热气。后来又去了三次武汉,小天已去了北京。认识的人和城市都在沉淀后显得弥足珍贵。

© 千阳 | Powered by LOFTER